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二十七章 砸车震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韩董,我王晋,”

    王晋尬笑着,韩之锋听的出来,这位公子哥什么时候向他的对手低过头,现在就是他的第一次,语调笑声很不自然,

    ‘王总啊,我们之间不熟吧,您来电让我受宠若惊啊,’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韩之锋冰冷的语调表明他很不爽,

    ‘韩董,我想最近我们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一场误会,能不能见个面,我们一起谈谈,化干戈为玉帛嘛,’

    王晋嘿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这个必要吧,我的炽锋好不容易存活下来,我真没有心情出去应酬,你是最懂的,”

    韩之锋讥讽道。

    王晋感觉自己心跳加剧,呼吸不畅,他放下姿态来求和,对方还看不上眼,这太尼玛丢脸了,

    ‘韩董,不能这样吧,冤家宜解不宜结,一切和为贵嘛,在奕州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谁,你这样作法会没有朋友的,’

    王晋含恨道。

    “朋友,呵呵,我当然有朋友,不过很不巧,这里没有王总的位置,我们实在是不熟,还是回见吧,”

    韩之锋就要挂电话,这么容易就让他收手怎么可能,王晋起了头,但是什么时候结束可由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韩董,不要这么固执好嘛,我可以不收回住房,你随便住,这样可以吧,我们为了一套房子到这个地步真的有些幼稚可笑了,”

    王晋急忙道。

    韩之锋被气笑了,是,因为一套房子两人大打出手,好像是很开心,但这是王晋利用王家的权势步步紧逼的结果,最后竟然上升到了永信、炽锋的业务遭受影响的地步,到了现在,王晋发现目的没有达到,反而自己的生意要受到重创,现在抛出韩之锋如此执拗有些可笑的说辞,真尼玛无耻,

    “本来我也随便住,王晋,我和你说,你动一下那个房子试试,信不信我让你王晋身败名裂,你身上有多干净你不清楚,”

    韩之锋怒斥道,求人结束冲突还端着架子,这个衙内病的不轻啊,

    ‘好了,你我还是再也不见的好。’

    韩之锋冷冷的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王晋狠狠的摔了电话,然后在上面踏上不知道多少脚,直到手机化为到处的碎片,直到他的脚底被垫的生疼才喘着粗气停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会儿他的发型也乱了,脸上红一块白一块,昔日颇有气势的王总如今更像是一个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发泄完毕,王晋跌坐下来,他悲哀的发现一切的问题都没有解决,他的工地还在被困,老爷子让他道歉结束这件事儿还没有着落,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改善,王晋发现他竟然在奕州他的主场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韩之锋合上手机后脸色也不好看,王晋的无耻真是恶心了他,也许出身的问题,也许是内里的对权贵的厌恶,韩之锋对王晋之流从心里的厌烦,他们把人类的劣根性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‘韩董,没什么事儿吧,’

    李璇没看过韩之锋这样的表情,有些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大事儿,生意场上到处都是竞争,不同的是不过是有些人讲规矩,有些人认为他就是规矩,”

    韩之锋自嘲自己还是看不开,这世间有人有兽,他这次不过是遇到了一个无耻兽类罢了。

    “韩董,叶子快回来了吧,”

    李璇没有过多的在意,在她看来韩之锋如果解决不了的问题她更是无能为力,她问起了闺蜜的消息,

    “嗯,一周后吧,”

    韩之锋的回答让李璇很兴奋,

    ‘自从去年下半年她走后我还没有看到她呢,这下终于可以见面好好聊聊了,’

    ‘嗯,你好好安慰她一下,最近一年她过的不容易,’

    韩之锋想起叶苒为了他受伤后有些自卑有些封闭的改变,是该让叶子多接触一些朋友,渐渐就能平复心情,

    ‘哟,韩董和叶子恩爱的很啊,我们真是羡慕,’

    李璇撇撇嘴道。

    张明秀淡淡笑着,心里多少有些酸楚,

    ‘你也可以找一个嘛,到时候可以关心和被关心嘛,’

    韩之锋调侃道。

    ‘我不可能的,我信奉独身,’

    李璇傲娇的一仰头。

    ‘嗯,你父母没有打断你腿的冲动吗,’

    韩之锋表示不信,

    “唉,我就怕她们,”

    李璇表情一垮,韩之锋和张明秀对视而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内,王大少的工地继续被交警围困着,渣土车继续正常的走量,承包活计的公司那是真的美,简直是白捡钱一般,而且王大少根本没有气恼,他们赚的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王晋是真没脸去低三下四的求韩之锋,他在等,他就不信他老爹会看着他不管,不过这种无赖行径真让他有些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王道陈来了电话给他痛骂一通,

    “你真不是我的儿子,我这辈子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的,什么没经历过,”

    “韩信胯下之辱和我经历的不算什么,但是为了仕途我都忍了,直到我位高权重的那一天,到了那一天谁敢给我脸子看,相反他们要看我的脸色行事,我的一生是励志的一生,”

    “而你真心道歉,化解风波都做不到,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,你这辈子没什么出息,”

    王道陈对王晋彻底失望,做人不是他这么做的,生意也不是这么做的,

    “给韩之锋买三辆好车,表达一下歉意,这事儿算是过去了,我卖了老脸和人家说好了,那边答应和为贵,就这样吧,记住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,”

    王道陈说完摔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边王晋的手机再次牺牲,王晋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“之锋,王晋要是来道歉,你就接受吧,和为贵,”

    刘一平的电话没让韩之锋吃惊,他相信王家父子如果想让他停下来,只会找和他有很深关系的人,刘一平正合适,或是说刘一平传话正合适。

    “刘市长,说实话我有些不甘,您清楚,王晋这人是个什么性子,您信不信他将来还会报复我,我退一步他更恨我,”

    虽然理解,这是上层的博弈,有些权衡在里面,但是韩之锋看透了王晋,这就是一条疯狗,一有机会他必会报复。

    ‘我知道,我见过他,王晋这个人是个被惯坏的孩子,是个睚眦必报的小混蛋,但是现在老王部长只是退居二线,还有些底蕴,如果他真的不配合,还真有些难办,之锋,你要理解,’

    刘一平叹口气,他知道韩之锋的想法,但是王晋不是普通人,痛打落水狗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听您的,只是如果下次王晋再伸手我谁的都不会听,只有这一次,”

    韩之锋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年轻人太气盛,哈哈,”

    刘一平没当回事,以为韩之锋就是说些狠话,在他看来,韩之锋毕竟还是商人,而在华夏很多事情的决定权在行政部门手里,他们相互间的博弈才能最后决定结果。

    韩之锋望着楼下听着的两辆大奔一辆奥迪冷笑了一下,三辆好车打算了结这件事儿,然后呢,蛰伏吗,韩之锋整理了一下服饰,在刘昊等人陪同下来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虎头奔的车门一开,王晋从车上下来,

    “韩老弟,我可是等你半天了,”

    王晋挤出点笑容来,主动的伸出手,两人冷冷的一握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所有一切都是误会,相信以后想起来会一笑置之,”

    王晋的话让韩之锋作呕,难道这些人家的孩子自带虚伪属性吗,

    韩之锋知道两人谁也不会忘记,两人都是在某种压力下被迫休战,心里痛恨至死,

    “王总,好像这一切都是王总引起的吧,我只想守护我的家和公司,只是有人偏偏要惊扰我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